首页 > 文化 > 星岛诗苑 > 正文

总得有几个明白人

核心提示: 漱石枕流 并非遥远的梦 “王曰:‘流可枕,石可漱乎?’ 孙曰:‘所以枕流,欲洗其耳; 所以漱石,欲砺其齿。’” 潺潺水声造就了侘寂 当松尾芭蕉久久凝视古池 那只顽皮的青蛙 噗通! 这么一跳 袅袅余音回荡百年时空 ——蝉噪,鸟鸣,更静了 所以 一阴一阳,谓之道也 善恶,强弱,贫富 都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有些人着实很穷 穷得只剩下了钱 而一无所有者 却能唱响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——迅哥说,中秋之后 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 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火 也

微信图片_20211009114853

 

总得有几个明白人

 

漱石枕流

并非遥远的梦

“王曰:‘流可枕,石可漱乎?’

孙曰:‘所以枕流,欲洗其耳;

所以漱石,欲砺其齿。’”

潺潺水声造就了侘寂

 

当松尾芭蕉久久凝视古池

那只顽皮的青蛙

噗通!

这么一跳

袅袅余音回荡百年时空

——蝉噪,鸟鸣,更静了

 

所以

一阴一阳,谓之道也

善恶,强弱,贫富

都是一枚硬币的两面

有些人着实很穷

穷得只剩下了钱

 

而一无所有者

却能唱响新长征路上的摇滚

——迅哥说,中秋之后

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

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火

也须穿上棉袄了


(摄影、诗歌:吴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