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 > 星岛诗苑 > 正文

凤姐的菜

核心提示: 无论庙堂精英 还是乡野村人 食色,性也 食色,幸也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 吃了一道“茄鲞”菜

微信图片_20210914165035


凤姐的菜

 

无论庙堂精英

还是乡野村人

食色,性也

食色,幸也

刘姥姥二进大观园

吃了一道“茄鲞”菜

 

却吃不出茄子味来

就像“狮子头”不见狮子

“老婆饼”没有老婆

便向凤姐儿请教

凤姐儿笑道:

“这也不难。

 

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籖了,

只要净肉,切成碎钉子,用鸡油炸了,

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,新笋,蘑菇,

五香腐干,各色干果子,俱切成钉子,

用鸡汤煨干,将香油一收,

外加糟油一拌,

 

盛在瓷罐子里封严,

要吃时拿出来,

用炒的鸡爪一拌就是。”

此时

我又想到了

莆田炝肉

 

(摄影、诗歌:吴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