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“教是为了不教”:纪念叶圣陶先生逝世33周年

核心提示: 叶圣陶长期在商务印书馆工作,其日记对研究商务印书馆馆史亦有重要的参考价值,我们特推出“同仁日记丛书”,《叶圣陶日记》即为其中之一。《叶圣陶日记(全三册)》 还原“中国语文教师第一人”的 历史和时代剪影 个人经历和日常生活真实的缩影 尊重并保持日记的原貌和真实性

商务印书馆124年馆庆之际,一首名为《千丈之松》的颂歌激起了商务人的豪情。这首歌词的第三段集叶圣陶为商务写的贺词,‘论传天演,木铎启路。日新无已,望如朝曙’。首联回忆百年前吹起了先行者的号角,第二联提醒后人,要像早上初升的太阳那样努力,去迎接天天出现的新事物。

叶圣陶先生长期在商务印书馆工作,今天是老先生逝世33周年纪念日,让我们再次致敬这位 影响中国教育的老人。

叶圣陶

新文学史上最早出现和最有成就的

“教育小说家”

“优秀的语言艺术家”

“中国语文教师第一人”

怀揣着“立国之本、首在教育”理想

他一生都在关注、研究语文教育

积极探索教育改革

▲《开明国语读本》

他独自或参与编写的十几种中小学国文教科书,堪称语文教材的经典。

他也是我国第一位把原先“国文”与“国语”改称为“语文”的教育家。

许多人都尊称他为“中国语文教师第一人”。

1917年,叶圣陶受好朋友的邀请,来到水乡古镇甪直,在吴县第五高等小学教书。

在甪直五高教书的四年多时间里,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起对教育进行了改革,实验创办他们理想中的学校。

▲ 叶圣陶为甪直小学(前身为吴县第五高等小学,简称“五高”;今名苏州叶圣陶实验小学)题词

1949年后,他先后出任教育部副部长、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和总编。

他说:

“教是为了不教”

“教育目的就是培养习惯”

“学校教育应当使受教育者一辈子适用”

叶圣陶说,

我现在不当教师。

如果当教师的话,在“教师节”的今日,

我想把以下的话告诉自己,策励自己 。

这无非“以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”的意旨。

“以前种种”是过去了,追不回来的了;

惭愧是徒然,悔恨也无补于事;

愿它过去吧,像一个不愉快的恶梦一样。

我如果当小学教师,决不将投到学校里来的儿童认作讨厌的小家伙;

我当然要教小朋友识字读书,可是我不把教识字、教读书认为终极的目的。我要从这方面养成小朋友语言的好习惯;

我决不教小朋友像和尚念经一样,把各科课文齐声合唱。这样唱的时候,完全失掉语言之自然,只成为发声部分的机械运动,与理解和感受很少关系;

我如果当中学教师,决不将我的行业叫做“教书”,犹如我决不将学生入学校的事情叫做“读书”一样;

我不想教学生做有名无实的事。设立学生自治会了,组织学艺研究社了,通过了章程,推举了职员,以后就别无下文,与没有那些会社的时候一样;这便是有名无实;

我如果当大学教师,还是不将我的行业叫做“教书”。依理说,大学生该比中学生更能够自己看书了;我或是自己编了讲义发给他们,或是采用商务印书馆的大学丛书或别的书给他们做课本,他们都可以逐章逐节地看下去,不待我教。

他于1910年11月2日开始写日记,

那时他还是一个刚过16岁 生日的中学生,

一直记到1988年2月16日他逝世那一天。

他的一生,也完整地留在了日记当中。

叶圣陶长期在商务印书馆工作,其日记对研究商务印书馆馆史亦有重要的参考价值,我们特推出“同仁日记丛书”,《叶圣陶日记》即为其中之一。 本书由叶圣陶先生的儿子叶至善整理。

《叶圣陶日记(全三册)》

还原“中国语文教师第一人”的

历史和时代剪影

个人经历和日常生活真实的缩影

尊重并保持日记的原貌和真实性

叶圣陶生前自己编定的曰记集有 《圣陶日记》《西行日记》《东归日记》及 《北游日记》,这四本日记文字简洁平淡,记述朴素无华,显示出强烈的时代精神,它是历史和时代的剪影,是叶圣陶个人经历和日常生活真实的缩影,有重要的研究价值。

▲叶圣陶各个时期的日记本封面

胡适读李慈铭《越缦堂日记》时作诗感叹

五十一本日记,

写出先生性情;

还替那个时代,

留下片面写生。

缘 起

我之生也,以甲午九月三十,以迄昨日,十六周岁矣,而今日乃为十七岁之第一日。日来于百事之动静变迁,以及师长之朝训夕诲,每清晨卧思,若有所会,而未足云心得也;及下床一有他事,则强半忘之,虽于肠角搜索,亦难得矣。因思古来贤哲皆有日记,所以记每日所作所思所得种种。我于是亦效之而作日记,而非敢以贤哲自比也。以今日为十七岁之第一日,故即以今日始。且我过失孔多,己而察之,志之日记;已而不察,人或告之,亦志之日记:则庶以求不贰过也。

庚戊十月初一日未记日记前志

1910年11月2日作

▲叶圣陶手稿

叶圣陶谈教材编选

一九五二年 六月五日(星期四)

晨看公文,又看文叔小学语文教学法稿。文叔于概念与词之关系讲得甚多,期教师深明思想与语言之关系,然后施教,用心甚可钦。惜其未能深入浅出,语句繁复冗长,有类译文,恐一般小学教师未必速能体会也。

一九五二年 四月十一日(星期五)

上下午俱与语文组编初中课本几位共读补选之两篇教材。他们眼光较差,看文篇不辨好坏,用力虽勤,而大多归于浪费。余谓可以电影《带枪的人》及《向新中国前进》为喻,同人皆曾往观。前一片凡动作语言,皆有深味,一望而知是佳作;后一片则平庸之极,一言一动,不过告诉观众有那么一回事而已。优劣之判显然可见,文篇亦复如是。彼辈仍觉辨别殊无把握。余亦未能以言语开示,良感怅然。

一九一四年九月廿九号

接颉刚一书,为学程序业为定就,条分缕析,备举无遗。苟能铭其言于肝肺,行之十年,中国学术亦足谓得其大凡矣。兹录其自定为学方针,并以诏我者于下:

一、四部不能偏废。

二、经应尽治,正史治至《三国志》。

三、小学之音韵形体训诂,分年肄之。

四、集部不但重记忆涉览,故前后应不异书。

五、文至南北朝而止,诗至唐代而止。

六、目录学为研究学术系统之关键,必与平议并重。

七、语录学案虽极委琐,然欲洞明学术之大体,亦应涉猎。颉刚为余定每日读书时间如下:

上午,经(两小时),小学(一小时),

下午,史(两小时),小学(一小时),

夜,集(两小时),平议(半小时),目录学(半小时)。

颉刚云:今定程序为四分,每分速治则一年,迟治则二载,中则岁半;不必存猛进之心,唯计日进,量力而读。毕业不妨复诵,圈点不妨重加,毋畏买书,毋畏参考,毋畏巨轶,毋畏新书而不加圈点,毋畏臆想而不登笔记。久而久之,自与神化。

叶圣陶谈教育

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八日(星期日)

余随口谈文学系学生之前途,谓可为者有四事:中学教师、编辑工作者、文学研究者、作家。此四者均值得做,以其同为人民服务之要项。

一九五二年二月十一日(星期一)

晨八点半,与文叔、安亭、刘御驱车往教育部,仍开小学语文本编辑准备之座谈会。请人谈话甚多。于诗歌一体,文权主少用,谓诗歌往往违反普通语言之规律。其他数人谓诗歌之规律亦语言之规律,或不同于普通语言之规律耳,同样为儿童所需要。苏联专家谓诗歌甚重要,激动感情,引起想象,大有用处。余知文叔所反对者为不成样之诗歌,诚如苏联专家所言之诗歌,谁复肯反对耶。于用字数目,意见大体一致,小学五年认三干字,初始三年约二干,后两年约一干。开始学注音字母;其次为看图念话,先用简单语句出现若干必要之字汇;然后为正式之课文,在三十课以内。如是则编写课文较易着笔,可驱遣之材料较多。此一办 法大家亦同意。后复谈注音字母部分与看图念话部分混合编写,众以为此办法尤佳。次讨论我社所拟目录要点,诸人提出意见,颇有裁减。最后决定仍由文叔、刘御二人据此目录要点排定次序,编定注音字母与看图念话之目次,以一星期为期。

闲情记趣二三事

一九四一年三月八日(星期六)

上午缮写日来所成稿。

午后看字典稿,忽感心烦,则出观三官捉虾。三官赤足入溪沟,以竹箕自树根下芦根下舀取,每舀一次得小虾十数只至数十只。余自岸上受之,移入盆中。虾与下江所常吃者不类,殆是所谓“糠虾”也。一时许得半盆,携归以酱炒之,夜饭时食,亦复可口。

夜仍看字典稿,九时睡。

《叶圣陶日记(全三册)》

还原“中国语文教师第一人”的

历史和时代剪影

个人经历和日常生活真实的缩影

尊重并保持日记的原貌和真实性

来源:商务印书馆